一级做a爰片久久毛片为您提供高清无码国产、欧美、日韩无删减完整版视频,以及高清美眉图片、激情小说【纯免费资源】。欢迎收藏

    Contents


    严选免费成人小说
    蕩妇李静之乡村轶事        我和我的高中丝袜老师        三个女人       我的老婆叫吴蓉        母亲被沦陷的自述
    回忆我们夫妻这十年的性与爱        宾馆系列之礼品店小静        美丽女友春光外洩记        老婆为了升职给她局长操了        我的妻子真体贴        


      【一】星期天的拍片现

      星期天下午两点的阳光还亮得刺眼,戴着墨镜的偶像明星依欣正将车子驶进东区一座大楼地下停车场,白净的脸颊因为气象热的缘故,些微的泛红,额头上也冒出渺小的汗珠。

      促将车子停好,她赶紧拿出一张面纸拭去脸上的汗粒,将墨镜取下,终于可以明确地看到她秀丽白嫩的脸庞,以及那一对明亮动人的双眼。依欣打开黑色的女用皮包,拿出化装用品,快速而熟练地补妆,两分锺后,收拾妥当,打开车门下车,反身将车门锁好,背起皮包,疾步走向电梯,一边走又一边顺手将墨镜戴起。

      依欣的身材虽然不会很高,但差不多也有一百六十二、三公分,穿着紧身的牛仔裤,双腿更显得苗条,她的体态轻盈,面貌清纯可人,再加上一头长长的秀髮,不知曾经风靡多少男女老少,尤其那些正值青春期的少年,更深深地为她而着迷。十六岁就出道的她,三年间拍过十多部的电影,都有相当不错的的票房成绩,十八岁时的她,被各媒体捧为国民美少女,可谓红极一时。

      只惋惜正在当红之际,一向最疼她的父亲竟然因为车祸而过世,悲伤的情绪让她中断了一年的演艺生活。当她抚平伤痛正筹备东山再起的时候,国片市场却正好不景气,别说卖座如何,现在连拍个电影都没得拍了。以前有爸爸帮依欣打理一切,如今父亲已经过世,她也没有找经纪人,一切只有****自己了。儘管她青春貌美依旧,但在不景气的状态下,想找寻合适的演出机会,倍觉辛苦。她跟大多数的电影明星一样,先在电视剧中客串一些角色,但是可能因为不习惯电视的演出习惯吧,一直没有精彩的表现。

      上个月透过朋友的介绍,知道某个富商自行出资,召集人马筹备拍电影,经由朋友的推荐,请依欣担负这齣戏的女主角。依欣自是喜出望外,虽然不是很爱好这个剧本,但还是签了这部戏约。

      这齣戏是描写一位刚从学校毕业的单纯女孩,在险恶奸诈的社会中,曆经波折困苦,终于成为女能人,成为人人仰望的企业家。拍片工作已经进行了一个多礼拜,虽然工作伙伴都是新人,相处倒还蛮高兴的。昨晚工作到半夜三点多,睡了一个好觉,起来晚了,现在正赶着来拍下场戏。

      进入电梯,依欣对着镜子再仔细打量了一下仪容,同时想一下今天要拍的这场戏。今天要拍的是一场她到新公司上班不久,就被公司老闆强横的剧情;这场戏正是她对这个剧本最不满意的部份,虽然没有请求她脱衣服,但想一想自己毕竟是个清纯玉女,这种剧情有可能损坏她的形象,本来是极不愿意吸收,不过出钱的大老闆强调这是整部戏最要害的部份,是剧中女孩转变人生观的重要情节,绝不能马虎带过,而且这种剧情在现代社会中已经可以说是小儿科了,没有什幺大不了的,她想一想也对,就不再保持了。

      电梯在一楼停了下来,有几个人走了进来,虽然戴着墨镜,还是被其中一个小女生认了出来,在那边对她指指导点、窃窃私语。这情况她早已经习惯了,视若无睹,假装没事。不过还有一点让她心中存有疙瘩的,就是今天戏里面要强横她的那个角色,是由大老闆的弟弟来客串。依欣感到这个大家叫他雄哥的中年男人,平常没事就爱来片场管东管西,对电影根本一点不专业,居然要来客串这个角色,更让她反胃的是,雄哥又矮又丑,还有令人作恶的口臭,要跟他合作拍这场戏,必定是很不高兴的经验。

      想着想着,电梯到了十六楼,她闪身走出电梯,走进右边的巨东贸易公司,这是雄哥的公司,利用假日没有人上班的时候来这儿拍片。依欣才刚进门,就听到剧务小陈嚷着:“来了来了!可以开工了。”

      依欣取下墨镜,对着迎面而来的导演连声道歉:“对不起,导演,不警惕睡过火了。”

      导演人还不错,堆起他招牌的笑容:“没有关係,多睡一会,等下上了镜头比较俏丽!”

      那边雄哥左手拎着一个大哥大,右手从嘴角取出半截香菸,一副不耐心的神气,“搞什幺鬼,到现在才来,老子等得不耐心了!”

      导演忙打圆场说:“不算迟不算迟,现在就开工,两个小时就可以搞定!”

      接着又跟小陈喊:“小陈!叫方姨来帮依欣化装了!东东!机器快点筹备好!”

      这个处所依欣已经来过一次,也不理雄哥,就自己走到里面的一个房间,看到方姨正将她待会儿要穿的戏服收拾好,看到依欣进来,便说:“赶紧化装上戏吧,不然雄哥又要东念西念了。”

      方姨是导演的阿姨,大家都喊她方姨。说起来这部戏的工作人员大多是一家人,导演是雄哥的拜把兄弟,摄影师是导演的弟弟,叫东东,灯光师则是方姨的儿子,也就是导演的表弟,叫阿强。方姨虽然不是很专业的造型师,但化起妆来倒也有模有样,不一会儿,已经将依欣打扮成为一个楚楚可怜、清纯动人的少女了。

      依欣打扮好就走出去,小陈递了杯水给她,顺便将这场戏的剧本再拿给她看一下。依欣接过剧本翻到令人不安的这一幕,心中开端扑通扑通地跳,脸上感到些微的发热,手心也紧张地出汗。那边工作人员还忙着架机器、调灯光,大概还有十来分锺才要开端吧!依欣深吸了一口吻,定了定神,喝了一口水,持续看着剧本背台词。

      过了一会儿,导演就请她筹备上镜了。依欣放下剧本,按照导演的唆使,先拍了她在办公桌接到老闆内线电话的剧情。虽然心情有些紧张,但表现得还算镇定,只重来两三次就ok了。接着拍她敲门走进老闆办公室这一幕。然后有短暂的休息,工作人员进到老闆办公室里面架机器、摆灯光。

      这段期间,依欣一直都不敢去看雄哥,却总感到雄哥炽热的眼力一直盯着自己,休息时,她心跳得更加厉害了,同时也感到有些晕眩,虽然不断地在告诉自己:“这没有什幺!这没有什幺!又不是真的被强横。”儘管如此,但一想到雄哥那付嘴脸,仍然紧张得发起抖来。导演见状,过来拍拍她的肩膀说:“依欣!

      没有关係的,总有第一次,习惯就好了。”

      很快一切又筹备就绪了。雄哥已经被安排坐在那底本就是属于他的办公桌后面。灯光炽热的照射下,依欣心情比较缓和一点,除了摄影师、导演、雄哥外,其他工作人员都在房外观看。只听见导演喊道:“来,筹备,五、四、三、二、q!”

      依欣怯生生地走到雄哥面前问道:“老…老闆,找我有事吗?”雄哥将双腿擡起翘在桌上,边抽着烟边说,怎幺,我很老吗?叫我老老闆啊!”

      依欣赶忙说:“不不,对不起,我有点儿紧张。”

      雄哥说:“刚来公司还不太习惯吧。”

      “还好!谢谢老闆的照顾”依欣边念台词还记得用她清澈的双眼看着雄哥。

      雄哥果然还是那付令人倒胃口的样子。“哪儿的话?怎幺说我照顾你呢!”

      “卡!”导演忽然喊卡。“依欣,表现出有点儿怕又不会太怕的样子。”

      这时候依欣感到有些不太舒服,脑袋晕眩的感到更明显了。但仍是照着导演的唆使努力演出单纯少女的感到。她一边对着台词,一边想到待会儿要拍的强横戏,脚开端有些发软。

      雄哥忽然说:“江小姐,怎幺啦!看你不太舒服的样子。”

      依欣顺口答複说:“没事。”头脑一片浑沌,却想不起剧本上有这幺一段对白。

      雄哥忽地站起身来,将香菸大力掼在菸灰缸中扭熄,上前扶住她说:“江小姐,我看你在这儿好好休息一下吧。”

      依欣忽然又记起了好像有这幺一段台词,接口说:“不了,我回座位休息一下就好了。”

      不料雄哥却一把将她抱住,半推半拉地将她抱到一旁的沙发上。依欣大喊:“老闆!你要作什幺?!”

      雄哥奸笑道:“看你这幺累,我当老闆的体恤员工,想让你舒服一下啰!”

      依欣说:“不!让我走!”

      雄哥将依欣牢牢压在沙发上说:“你走不了啰!”

      依欣一面挣扎着,一面说:“你不要,你不要……你不要……”一张俏脸涨得通红。

      雄哥露出邪淫的笑容:“我偏要、我偏要,哈哈!”一边用膝盖顶住依欣的小腿,让她无法动弹,一边竟动手在依欣的胸部乱摸。

      依欣大吃一惊,感到有被侵佔的感到,怒道:“你这是做什幺!”

      雄哥哈哈大笑:“做什幺?!干你啊!做什幺!”忽然一把扯破依欣的半边上衣,露出白色的少女型胸罩。

      依欣惊恐万分,只觉事有蹊跷,不太对劲,这已经不是当初讲好的那样,也不是剧本的内容,她想要摆脱雄哥的压抑,却感到全身无力。只得哭喊说:“雄哥!你不要这样!”

      谁知雄哥骂道:“逝世丫头平常正眼也不瞧我一下,今天要你知道谁才是花钱雇你的老闆!”竟然还是剧本上的台词。

      依欣赶紧转头对着导演大喊:“导演,快救我。”没想到导演仍然用他惯有的招牌笑容说道:“没关係的,依欣,这样演很好。”

      雄哥接着粗暴地将另外半边的衣服完整扯了下来,依欣白嫩的肌肤在灯光照射下,分外显得耀眼。依欣扭动着身躯,极力要摆脱雄哥的控制,但不知怎幺的,就是使不出半分的力道。雄哥迫不急待地趴在依欣身上,双臂顺势环住依欣的身材,双手绕到依欣背后解开胸罩的勾扣。

      依欣大急,大声哭喊着其他工作人员的名字,“小陈、方姨、阿强、小亮!

      你们谁快来救我啊!我不要啊!”可是任凭她怎幺哭喊,却没有任何人进来帮她,而那边,东东仍然心无旁鹜地摄影,将这幕景况都一一拍进胶卷里。

      雄哥将她的胸罩解开后,很快地一把将它脱掉,瞬间,依欣雪白的双乳浮现在众人眼前,现场合有的人因为看到美少女偶像明星的裸体而感到非常地高兴。

      依欣的胸部虽然不是很大,但十分坚挺,俏丽的乳型,白净的肌肤,玫瑰色小巧的乳头,让人看了直流口水。依欣实在没有想到会这样子裸露双乳在这幺多人面前,还被拍摄成影片,吓得都忘记哭喊了,不晓得该怎幺办才好。脑海中想到的是未来该怎幺面对媒体、以及亲朋好友。

      雄哥没有让她多想的余地,将嘴巴凑到依欣乳头上大力的吸吮起来,强烈的刺激让依欣不禁尖叫出声。她举起双臂想要推开雄哥,但毫无作用。反而像是抱着雄哥的头一样。

      雄哥吸了好一阵子,才擡开端来直说:“太棒了太棒了!就是你这种美女,吸起来才过瘾!”这时依欣浑身痠软,身材似乎有一股奇怪的感到在乱窜,这让她不断地扭动娇躯,她的眼力也开端迷离,看起来有一种清纯的淫乱感。

      雄哥看了不禁为之癡迷,俯下身去吻着依欣的双唇。依欣只觉一股恶臭扑到面前,樱唇就被雄哥的嘴巴完整笼罩,狂烈的吸吻起来,在她还没来得及反响之前,雄哥的舌头又窜进她的口中,钻来钻去,强烈的恶臭让依欣想要呕吐。

      “实在爽!接下来雄哥要看看你的下面是不是一样可爱。”依欣心中失望至极,心中本来还有一丝期望,没想到真让自己碰到这种变态的家伙,以及这一群没有人性的工作伙伴!

      雄哥将已经失去抗拒能力的依欣重新在沙发摆弄好合适的姿势,然后粗暴的把依欣的裙子解开,一把扯下来,现出她雪白粉嫩的苗条双腿。现在玉女明星全身高低只剩下一条白色的内裤了。雄哥吞了一下口水,为即将看到的少女偶像私处而高兴得发抖。他的双手慢慢移向依欣内裤上缘,碰到肌肤的剎那,依欣像是触电般的大喊:“不要!”同时双脚乱踢,踢到雄哥的脸颊。

      雄哥大怒,一手一个的抓住依欣的双腿,用力拉起,扛在自己的肩上,再俯身向前,用肩膀的力量把依欣的双腿往前压,形成九十度角的模样。双手趁势拉下依欣的的内裤,旁观众人都目不转睛,深怕错过任何一个镜头。现在,他们看到,雄哥将依欣的白色内裤完整从脚踝脱下,可爱的美少女已经是一丝不挂了。

      依欣赤裸的下半身同样是让人眼前一亮,只见雪白的双腿交合处,铺着柔顺的黑色阴毛,不多也不少,恰到利益的捲曲细毛,彷彿随着依欣的呼吸而高低起伏。

      大家看得都呆了,雄哥也激动得瞪大眼睛直视依欣的私处,他当然看得最为明确,只见几根阴毛笼罩下,粉红色的肉办微微开啓,几点露水一般的水珠,依附着阴唇发出光泽。这就是少女含苞待放的处女私处,等着他来採收。

      而依欣的确还是个是处女,虽然十六岁出道至今已有四年,二十岁的她,从小在父亲的贞****观念教导下,仍然保有处女之身,没有想到只是答应演一场强横戏,竟然在众目睽睽之下,遭遇如此的淩辱。这剎那间,她只感到天旋地转,好像世界末日到了;全身无力的状态下,她已经完整放弃抵抗的念头了,看着雄哥脱掉她身上唯一的遮蔽,将她私秘的阴部展现在众人及摄影机前,真有生不如逝世之感。但愿这是个梦,一切都不是真的,老天爷实在对她太残暴了。

      但是更残暴的事还在后面,雄哥迅速地扒光他自己身上的衣裤,显露出雄壮的肌肉,以及他那根早已一柱擎天的粗大肉棒,闪闪发亮的黑色龟头,慢慢靠近依欣的新鲜花瓣,碰触到的一剎那,依欣也知道产生什幺事情了,啊的一声大喊,全身一震,紧紧地向后一缩。雄哥再将她抓了回来,这回他先用粗糙的双手,狠狠地在依欣细嫩的阴唇猛力揉捏,一股酥麻的感到流遍依欣全身,那幺多人看着她全身赤裸地被一个丑陋不堪的男人玩弄,而她又是未经人事的处女,在雄哥的刺激下,让她既不安,又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快感,这是她未曾经曆过的感到。

      理智让她厌恶,身材却产生一股寻求情慾的激动。

      雄哥揉搓了一阵后,依欣的阴唇张得更开了,透明的黏液不断地泊泊而出。

      “你这个好色的女人!刚才喊的跟杀猪一样,现在瞧你那付淫蕩的模样,简直判若两人!”门外围观的工作人员也确实感到到这种情况,他们看到这个清纯的少女明星,在雄哥几根指头的摆弄下,屁股竟然随着雄哥手指的起伏而连连地扭动,大家都不自禁地嚥了嚥口水。

      依欣完整无法把持身材深处传来的那股蠢动,只感到有说不出的爽直,不自觉地就呻吟出来。雄哥满意的笑了,擡起依欣的屁股,举起他粗壮的肉棒,对準花唇中心,慢慢地将龟头送进去。接触的部份经过充分的濡湿,可以看到龟头慢慢陷进肉穴中。

      东东扛着摄影机也慢慢靠进,将镜头对準交合处,猎取特写的镜头。那边导演则是用另外一具摄影机拍摄全景以及依欣的表情。

      雄哥一分一分地将肉棒插入,舒爽的感到让他闭上眼睛,慢慢享受驯服俏丽处女的感到。而依欣则是感到到粗大的硬物入侵自己的体内,快感中夹杂着苦楚,忽然一阵强烈的剧痛传来,她不禁苦楚地大叫:“啊!啊!”现场其他人看到这一幕,都热血上涌,难抑激动,阿强掏出自己的肉棒打起手枪,小陈不断地抚摸隆起的裤档。

      雄哥创造刺破依欣的处女膜之后,稍停了一下,再度进攻。依欣痛得屈起双腿,却让雄哥取得更佳的姿势插入。

      不一会儿,雄哥的整根肉棒都已完整没入依欣的蜜穴,他深深叹了一口吻:“我终于干到你了!好爽,好爽!”依欣的泪水不断地淌出,自己的初夜就这样给了这个丑男人,未来她该如何是好?

      而摄影机也忠诚地纪录了这位少女偶像的破瓜过程,这是前所未有的绝佳镜头,让这个拍过无数成人电影的导演也不禁发抖起来。

      沙发上,雄哥开端抽插起来,每一次的抽插,都深深刺激着依欣的阴道,刚破的处女膜,混杂着快感的苦楚折磨着她的身材,肉棒一次又一次地在她体内挺进、退后,她雪白的身躯也随着不断地扭动,喘息混杂着呻吟狂乱地表现她的情慾,依欣感到一波波的快感如海潮般地涌来,感到似乎快要达到顶点了,心中不禁狂喊:“你们大家都来看我吧!都来强横我吧!”

      雄哥不断快速地反覆抽插着,窄小的肉缝让他有莫大的快感,他不断高喊:“好爽!好爽!”大约抽插了一百多下,忽然感到依欣的阴道一阵压缩,自己也感到一阵酥麻,再也忍耐不住了,高潮来临前,倒也没有忘记导演的交代,赶紧拔出肉棒,大批浓稠腥臭的精液喷射而出,遍洒在依欣的脸上及雪白的乳房。

      雄哥终于支撑不住,瘫在一旁。依欣也在高潮之后,频频娇喘,导演这才满意的喊:“卡!”

      忽然门外的阿强冲了进来,将他的肉棒对着依欣两腿根部,抖了两下,就射出一股精液,乳白色的黏液瞬间沾满了依欣的黑色阴毛,以及红肿发胀的阴唇。

      然后阿强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导演走过来在他头上用力扒了下去:“干!什幺时候轮到你来献宝。”此时雄哥站起身来,拾起衣裤,晃着疲软的肉棒,向门外走去,边说:“哎!阿强不错啊!可造之才,他想干下次就让他干,今天就让女主角休息好了!”

      依欣睁开眼睛,强烈的灯光仍然照在她赤裸的身躯,周围人影幢幢,放纵地对着她指导谈笑,言词淫秽之极,这些都曾经是和气可亲的工作伙伴,怎幺突然间都变了样?就连方姨也夹杂在这些人当中若无其事地谈论方才的那场好戏。依欣叹了口吻,坐起身来,捡起散落在地上衣服残骸,罩着胸前及下腹部。高潮的余韵仍然在她体内发酵,酡红的脸颊像是喝醉酒一般,看起来另有一种颓废的美感。此刻的依欣脑中一团混乱,不明确自己毕竟做错了什幺,要受如此的折磨?

      想着想着,眼泪又婆娑地掉了下来。

      这时候导演走了过来,笑笑地对她说:“依欣啊!表现不错啊?干什幺哭呢?”依欣再也忍不住,一个巴掌挥了过去,“啪”的一声脆响,导演的左颊立刻浮起一个红印,依欣的遮蔽身材的残衣却也掉落了一片,右乳又露了出来,她忙乱地赶紧捡起来,将手围绕胸前。导演看了看,仍旧笑笑地说:“雄哥肏你,又不是我肏你,为什幺打我?这巴掌我可挨的冤枉。”

      依欣怒说:“你们是早就预先设计好的,联合起来欺负我。”

      “没错啊!我们本来就是专门拍a片的,是你自己笨,这幺容易就被我们骗,这年头还有谁想拍电影啊?a片好赚多了!”

      依欣没想到这一群人本来根本就是拍小电影起家的,自己毕竟是涉世未深,一时不察,就这幺跌进万丈深渊,想要懊悔也已经来不及了,自己的贞操毕竟已经毁了!

      导演还持续说:“其实你想想,这样也没有什幺不好的吧?性爱本来就是很正常的事,你今年已经满二十岁了,是个大人了,做做爱是天经地义的事,现在哪个明星还在守身如玉啊?性交是件很舒服的事,雄哥是个中高手,你应当批準我这句话。”

      虽然是被强横失去处女的,第一次做爱也不是那幺舒服,但心坎深处,依欣隐约感到导演的话有几分正确,何况她也多少听说过性爱方面的事情,大多数人的说法,的确就如导演所说的,性交是件舒服的事;加上方才经曆的高潮,带给她前所未有的甜蜜感到,这让她羞惭得说不出话来。

      导演见状,又说:“其实啊!很多小明星不都是一脱成名,也有些着名的偶像明星在事业遇到瓶颈后,拍个三级片、写真集什幺的,就又大红特红起来了!

      就像什幺李丽真啦、徐若萱啦!当初不都是清纯得不得了,后来还不都是靠着脱衣服才翻身的?你的条件比她们好多了,只要你肯脱,保证你红得发紫,钞票绝对是数不完的!”

      依欣擡开端来,一对泪眼看着导演委屈地说:“我才不要赚这种钱呢!我爸爸生前最仇恨演艺圈这种靠脱衣成名的风气,我不是那种人。”

      “是,我知道你不是那种人,所以我们才用这种卑鄙的手段让你脱啊!不过木已成舟、生米煮成熟饭,脱也脱了,露也露了,不如将计就计,狠很捞一票,你开心、我们开心、观众们更开心,大家开心不是很好吗?”

      “我才不要做这种事,刚才的影片你该不会真的拿去卖吧!”

      “怎幺不!这保证卖座的片子,我可是头一次遇到,大老闆为了这部片子可也投下不少血汗和资本,当然是要大卖特卖啰!”

      依欣听了气急败坏:“你们怎幺可以这样?这样叫我以后怎幺见人?我的朋友,我的亲人?”

      “反正你父母都已过世,现在又没有男朋友,孤伶伶一个人,有什幺好担心的?那幺多拍三级片、小电影的演员,不都过得好好的,没什幺大不了的!”

      “我会去告你们强横、诱骗!我要去法院申请禁制令,你们不会得逞的。”

      导演却是一副老神在在、胸有成竹的样子,笑笑说:“告我们?没那幺容易,当时是你自己签的约,要拍这部戏的,强横?那是按照剧本演的,我们出钱,你来演戏,何来诱骗之理?”

      依欣心下一凉,“这是早就安排安排好的打算,我怎会这幺傻?”

      导演靠近她,拍拍她的肩膀,“依欣,听话,这是你的机会,也是我们的机会,虽然手段不够光明正大,但的确是为了你好啊!我保证只要你配合我们,我们会让你红透半边天,绝对不会输给任何一个大牌明星,将来演艺圈必定是你的天下。即使你不愿意配合我们,今天这幕精彩好戏,也够我们吃喝三年,但你仍然欠我们的戏约,只要我们告到法院,你倾家蕩产也赔不起的。”

      依欣大吃一惊:“我只签了这部戏,哪有欠你们?”

      导演挥挥手,小陈走了过来,拿了张纸递给依欣,眼睛还贪婪地看着依欣近乎半裸的身材。依欣接过纸细瞧,那正是先前她与大老闆签的合约,可是怎幺会这样?本来只有一部戏的合约,变成了十部戏!“不可能的!这合约是假的!”

      导演抽回依欣手上的合约交给小陈:“怎会有假?只不过我们用了一些障眼法,在你签约时引开你的注意,偷偷换了一份合约,你自认为都看明确了才签约,哪知我们在这个小处所动了手脚。”

      依欣回想一下,当天的确在她正要签名的时候,一位小姐端茶进来,不警惕将水洒在桌上,一团混乱下,她也没注意其他人的动作,只顾着帮那位小姐收拾翻倒的茶具,等弄妥当之后,她也没有重看合约,就签了名,想必就是那时候被人偷换了合约;唉,没想到父亲不在身边,自己遇到这点小事,就被人家骗。依欣已经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只好说:“你们都先出去,请方姨把我衣服拿进来,我想明确再答覆你。”

      导演立刻退了出去,方姨将她的衣服拿进来陪着她擦拭身材、穿好衣服,依欣却是看也不看她一眼。方姨见状,说道:“依欣,你别怪方姨,我们全家是吃这行饭的,你今天是第一次,所以这幺苦楚,我们可是家常便饭、司空见惯了,方姨也是心疼你,还跟导演打商量,先让小陈拿了春药给你喝,不然你会更苦楚。其实方姨看得多了,每个人习惯之后就不感到怎幺样了。不过你信任我外甥,只要能赚钱,绝对不会亏待你的!”

      依欣气愤地说:“包含找人强横我吗?”

      方姨陪笑道:“那是大老闆的弟弟,他一心想要上你,大老闆才愿意出钱拍这部戏,条件就是得让雄哥第一个……”

      依欣再也听不下去,转身开门冲出房门,对着导演说:“要我配合可以,将来赚的钱,我要分五成!”

      导演听了喜形于色,忙说:“没问题!就分你五成!”

      【二】走上av女优之路

      依欣下了决定了之后,心中反倒安静了下来。回到住处,她思考着未来该如何?也许就像其他人一样,拍几部脱戏,赚够了钱,打开着名度之后,再作其他的打算吧!

      她进到浴室,放满了热水,宽衣解带,将全身泡进浴缸之中,她闭着眼回想今天所产生的事,彷彿一场梦魇,她摇摇头,睁开眼睛,望着自己被玷汙的身材,拿起海绵使劲地刷,从胸脯到小腹,一遍一遍地刷着,但是心中的那团暗影始终挥之不去。

      接下去的几天,依欣配合着将这部片子收尾,底本的剧本当然不用了,这部电影的重点已经完整在依欣失去处女的这件事了。好在导演体谅她仍然无法适应,没让她再拍裸露的场面,只又补拍了几个访问谈话,以及依欣平日生活起居的状态,三天之后,导演发布片子杀青,大家都十离开心,只有依欣仍然无法释怀,虽然勉强随着众人参加了杀青宴,但没有什幺胃口,只能不断地喝着闷酒。

      心情烦闷下,不知不觉中就多喝了几杯,玫瑰红酒的后劲强烈,散席之前,依欣早就已经昏昏沈沈、几乎不省人事了。

      杀青宴结束后,在大家的默契下,导演马文扶着依欣进到他的车内,跟大伙儿说再见后,就开着车回家。到家之后,又背着依欣进到他的卧房,将她往床上一放,走进浴室沖沖微醺的脸,走出来,看到依欣挣扎着爬起来要吐,赶忙扶着她进到浴室,就看到她靠着马桶哇的一声吐了起来,导演苦笑了一下,看到这样的美女吐得这幺难看,也算是难得的经验。

      依欣吐过一阵后,还是软瘫不起,马文看着她有如天使般纯粹的面貌,白里透红的脸蛋,薄薄的鹅黄色连身长裙,一阵情慾涌上心头,他突发奇想,抓起莲蓬头,扭开热水,调剂适当的水温,就朝着依欣洒水。温热的水首先洒在依欣的嫩脸,依欣稍微动了一下,晃着头瞇着双眼不知在看什幺处所?接着水柱喷向依欣的胸前,薄纱般的衣服浸湿之后,紧紧地贴附在依欣的身上,显露出美好无比的曲线,水持续地喷洒在依欣的下半身,就像透明的衣服似的,依欣的躯体毕露无疑。

      马文再也忍不住,抛开莲蓬头,俯身沖上前一把抱住依欣,像野兽般地脱去她的洋装,吹弹可破的肌肤再度浮现眼前,现在不是在拍片,她真实拥有这个俏丽的少女,触摸的是这个少女滑嫩的肌肤,闻着是她少女的体香。导演不断地脱去依欣的胸罩以及内裤,尽情地抚摸她柔软的乳房和屁股,依欣在昏沈之间似乎也有所感到,喘着气,扭摆着腰支,双手勾着马文的脖子,头靠在马文胸前,任他的双手在她全身高低肆虐;当马文中指摸到她的阴唇时,她更是一阵发抖,仰着头,彷彿是一种享受。

      两个人都被喷洒的水花给湿透了,马文又将依欣抱回床上,解开皮带,脱下衣裤,扑向仰躺床上、全身赤裸的依欣,他紧紧抱着依欣,领会那种少女肤质的触感,厚实的胸膛与依欣的乳房相接,可以确实感到到依欣发硬的乳头摩擦着他的胸前,而马文硬挺的肉棒抵在依欣的腹部,光是这样摩擦,就已经产生极大的快感,他再度探手爱抚依欣的私处,不断地用中指揉搓着依欣的阴唇与阴核,即使在酒醉当中,依欣也感受到快感的刺激与冲击;自从她破瓜以后,这是她第一次再享鱼水之欢,藉着酒精的催化,她分不出是非黑白、伦理道德,只感到到无比的舒服甜蜜。只见依欣肉缝之中,淫水四溢,这样的情景,让人无法联想到,五天之前,她还是一个清纯可人、未经人事的少女明星。

      马文看机会差不多了,将自己的肉棒对準依欣的阴唇,缓缓刺入,一股温热包围着肉棒,依欣未经开化的阴道紧密契合地夹住马文的阳具,一进一出,快感是如此强烈,依欣不禁地喊出来:“好舒服!我好…舒服啊!”此时导演也是快感连连,他拚命地抽插,肉棒带着依欣的阴唇不断地翻进翻出,依欣禁不住体内快感的袭击,阴道一阵痉挛,压缩压缩,高潮终于来临;而马文也在此时射出精液,一股热烫的精液直冲依欣体内!

      马文紧紧地抱住依欣,让肉棒持续抽慉,直到喷完最后一滴的精液,这才翻身离开依欣的身材,大口大口的喘气。□□□□□□□□□□□□□□淩晨的阳光从窗外照进来,宿醉的头痛让依欣昏昏沈沈地醒了过来。意识含混的她忽然创造身处陌生的处所,身旁赫然睡着一个男人,竟然是导演!她闭上眼睛,喘了口吻,翻开被子一看,果然!全身一丝不挂!“我又被强横了吗?”

      侧过身看去,导演同样也是没穿衣服。依欣开端对最昨晚的事情有些印象了。

      她促起身,创造自己的衣物都丢在浴室中,莲蓬头的水兀自开着,衣服全湿透了,她惶然无依,不知如何是好?现在这幺狼狈如何离开?留下来又不知如何面对这个佔领自己的男人?

      想了半晌,依欣打开衣柜,挑了件男衬衫、长裤穿起来,又在桌上找到一把剪刀,走进浴室,对着镜子,凝视片刻,终于下定决心,将一头长发喀擦喀擦地剪短,她不停地剪、不停地剪,一缕一缕的发丝飘落,就像剪断她的过去、剪断所有的一切,不顾一切拚命地剪,泪珠随着断髮落在潮湿的地闆上。

      依欣剪了足有十多分锺,底本又长又直的秀髮瞬间成为乱七八糟的短髮,用水略微收拾抹平一下,好像一个小男生似的,依欣又打量了一下,转身走出浴室,从桌上抓起墨镜、皮包,离开房间,打开大门,戴上墨镜,头也不回促地离去。

      接下来这几天,製片公司的人不断地来跟她沟通,盼望依欣以av女星的身份重新出发,台湾成人电影的工业一向过于粗糙,够格称得上av女星的屈指可数,要论脸蛋、身材、着名度,绝无人可与依欣相比,只要依欣打开心房、放下身段,要成为台湾第一的超级av女星,绝对没有问题!只要她引领风骚成为第一个入行的女明星,必定掀起一阵热潮,之后其他的明星也都会纷纷跟进,届时,依欣将成为开创台湾av影史的第一人!

      “与其浮浮沈沈过一生,不如趁着青春年少条件正好,拚个大红大紫,机会稍纵即逝,你就别再迟疑了!”

      “你看今年奥斯卡奖最佳女主角海伦杭特,铁达尼的女主角,都在电影中裸体让人画画,朱蒂福斯特、黛咪摩尔、沙朗史东、布鲁克雪德丝、玛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