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级做a爰片久久毛片为您提供高清无码国产、欧美、日韩无删减完整版视频,以及高清美眉图片、激情小说【纯免费资源】。欢迎收藏

    上大学的时候,我不太喜欢呆宿舍,觉得宿舍里空气又闷又燥,不适合看书,我又不习惯习惯习惯吵闹的环境,只想一个人呆,因此,教学楼六楼第二偏僻的角落教室,就几乎成了我独有的教室,每每静谧的夜晚,我都会跑到那儿,或者看书,或者听歌、发呆。
      运气好的话,还能享用到第二偏僻的教室带来的特殊“福利”。
      立秋的周末。
      校内该亮的地方亮着,该暗的地方暗着,比如教学楼就是黑乎乎的一片。
      兜里手机的铃声突然响起,低的分贝在空旷的楼梯口分外清晰。我掏出来一看,原来是个中介:。
      “再见再见再见!!”
      我恶狠狠的挂了只讲了六个字的电话,长吐一口气,转身跨进我的“私人”教室。
      “啪嗒”。
      白炽灯照亮了教室
      。
      

            教室不大,高高的讲台下,横竖四排四列桌椅均匀而对称。前窗微微开着,秋夜里的凉意随着风灌了进来。
      我紧了紧外套的领口,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着,耳机里开起轻音乐,开始随意的翻着书。
      列表里走了许多首歌,歌与歌衔接的期间,耳畔隐隐约约传来了女生娇嗔的声音:
      “要死了你!又把我拉到这里来,过中秋还这幺小气…”
      紧接着的是男生歉意又尴尬的笑声…
      然后是开门声…
      夹杂着一声讶异的呼声。
      耳机里的歌开始了。
      我笑了笑,不知道经曆多少个相同的夜晚,早就见怪不怪了。
      小情侣们也知道不远的隔壁教室有个单身小屌丝,只当我是单身久了産生偷听的恶趣味,有的还特意骚叫卖弄。刚开始我还会意淫,久了就没什幺兴趣听了,常常就是带着耳机,他干他的事儿,我干我的事儿。
      “南有乔木…不可休…”
      

            我轻轻朗诵着诗经里的断句,闭眼体会它的意境的时候,鼻尖灵敏的捕捉到了一丝异样的气息,若有若无的腥味,很淡。
      一阵风吹来,味道又似乎没了。
      靠窗的位置特殊,空气最好,也最容易感受到教学楼周围奇奇怪怪的味道,我只当是外面的气味,继续翻着书。
      几首歌的时间,大概半个锺。
      歌与歌衔接的时候,可以感觉到隔壁小情侣的低吟声渐渐停止。
      一声突兀的喷嚏声在近处响起,我警觉的抬起头,摘下了耳机,呼吸慢慢的屏住,倾听着周围的声音。
      这个教室,一般不会有人来的。
      又一声喷嚏声!是那种很压抑的的,呼之不出的感觉。来自于…右前方,高大的讲台桌下。
      


            我将音乐外放,然后提起书包,将带子缠在手臂上,小心翼翼的,缓慢的,走了过去。
      高大的讲台下,可以藏很多东西,或者是流浪的狗儿。
      不看一看,总觉得不太安心。
      走到讲台内侧,我慢慢的掀开覆盖两台的遮尘布……
      一股淡腥味直沖鼻尖,一具雪白的肉体微微颤动着,映入眼帘。
      我的大脑空白了两三秒,这幅身体的主人睁着一双明媚水润的大眼睛,直直的盯着我!
      “孙…孙老师?”
      我的心重重的跳了一下,只觉得血气直充脑门,胯下某个不可描述的事物缓缓的抬起了头。
      我的口突然很干,喉结狠狠的滚下了一口口水。
      眼球死死的锁在孙老师丰满而窈窕的身体上。
      孙老师是心理系的导师。爲人平和大方,但是面相冷而豔,平日里和同学少有亲近,而我作爲心理委员,没少交一些资料,时常见到孙老师冷豔的容顔。
      如今,只在夜深人静里幻想或梦中幽会的孙老师,居然在如此情况下出现在我的面前!
      她柔顺乌黑的发丝向后拢起,眼神惊慌而羞怒得楚楚动人,嘴里含着情趣用的口水球,丝丝晶莹的液体顺着口水球流过白皙的脖,顺着乳房,半卧着流向乳头…滴成地上浅浅的一摊…
      双手由于被丝巾束缚在背后,不由得将爆满的胸部挺在我的眼前…
      她白皙匀称的长腿弯曲着,缠上了一圈圈胶布…私处在她竭力的掩饰之下只露出几缕弯曲细长的毛发…
      “孙老师!”
      我尽力将脑海里的膨胀感压下,却慌乱得不知所措。
      “唔唔唔…”
      她低吟着,努力的抬起头…口水球里晶莹的液体缓缓流下。
      我急忙放下书包,双手伸到她的后脖出…
      她鼻尖喷出的温暖气息扑到我的脖…我的喉结不由自主的滚动了一下。
      我只知道口水球这玩意儿,又不知道它是怎幺绑的,只能强忍着心中的旖旎,摸索它的打的结。
      或许是孙老师半卧的姿势有点难受,她不安的扭动着身体,丰满的胸脯几度蹦到我下方的不可描述之地。
      曆经艰难,终于解开了早已灌满口水的口水球,拿出来的时候,带出缕缕晶莹,流了满手。
      “徐…徐同学。”
      孙老师喘着气,声若细蚊,吐气如兰。
      “老师的衣服…在隔壁…”
      隔壁?我一下子就反应过来了。
      就是那个号称第一偏僻的教室。
      我脑海里一闪过那个教室,就转身小跑了过去。
      旧铁门咯咯咯的被我推了开,一男一女相拥着躺在一件颇长的风衣上。
      见我进去,他俩明显楞了一下,男的急忙趴在女友身上,张开手掩护着。随即,女的似乎瞟见了我手中的事物,眼中亮起光,附在男友耳边说着什幺。
      我不太想理他们,环顾了整间教室,只见风衣被他们铺在地上,上面早就湿了一大片,多出的一件黑色的胸罩咬在男生嘴里,蕾丝内裤也是沾满了白浊的液体,扔在一旁。
      周围数不清的杜蕾斯,却不见了孙老师的其他衣物,大约被他们用在什幺奇怪的地方了吧。沾了别的男生的精物,我不想碰,我也懒得再找,只说了声打扰了,然后就若无其事的退了出去。
      回到教室,孙老师刚好解开了手腕上的丝巾。
      由于腿被胶布缠住,无力站起,她只能跪在讲台旁。
      柔顺的黑发覆盖住她的后背,却挡不住她光滑细长的腰身和丰满的臀部,甚至在跪的姿势下,一抹粉嫩在下盘若隐若现。
      我使劲咽了口口水。
      “有人去过,老师你的衣服可能被拿走了。”
      孙老师微微回过头来,可以看见,她的脸颊异常的红润,在初秋的时节里不觉高冷。
      “徐…徐同学,可…以帮老师…解开吗…”
      她的声音越来越低,几乎微不可闻。我只觉得我真是蠢透了,怎幺会先去找衣服呢?
      我点了点头,走到孙老师的侧边,将她白皙的大腿上缠绕着的胶布一圈一圈的解开…
      淡淡的洗发水的味道混合着她的体香,直往我鼻尖钻,仿佛要霸占我的脑海,我的身体自然而然的剧烈反映着。孙老师似乎发现了什幺,把头埋得很低…耳根子鲜红欲滴。
      终于解开了所有的胶带。
      孙老师轻轻说了声谢谢就要站起,但是腿弯得太久了,她不知道使不上力气,只想站起,确是身子一软,跌在了我的身上,我蹲得一吃力,身子不由自主的后仰,她顺势就趴在了我的身上。
      她的大腿压在我的腰下,我的某处感受到了压力,条件反射的扬了扬。
      “啊!”
      孙老师急忙直起身子,想要站起,确发现两团雪白温润的乳房就这样直直的悬在我的眼前。
      “啊!”
      见状,她又趴在了我的身上,红了双眼,言语里带着哭腔儿…
      “徐…徐同学,你闭上眼睛好嘛。”
      “嗯……”
      我回应了一声,双手放在两侧,闭上了眼睛。
      身上压着的软儒的感觉慢慢消失,我知道孙老师站起来了。
      我随即坐了起来,接下外套和上衣,朝着感觉的方向递了过去。
      又是一声惊乎,入手尽是冰凉的软物。
      “…给你。”
      我尽量表现得毫不在意,冷静的把衣服递给他。
      窸窸窣窣的穿衣声过后,她告诉我,可以睁开眼睛了。
      看着孙老师穿着我宽松的外套,露出了一大截雪白的腿…我的不可描述之物直挺挺的将裤子支起一个小帐篷。
      没有外套的掩饰,我只能尴尬的笑笑。
      “生理反应,是人都有,不可抗拒。老师您上课曾说的,我记着呢!”
      孙老师似乎被我的话逗到了,表情神色缓和了许多。
      随即她静默了许久,脸上神色变换几轮,而后深深的看了我一眼,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咬咬牙问道:
      “徐同学,你会开车吗?老师的车在停车区,没上锁,钥匙寄在保安那儿…”
      我大概明白她的意思了,点了点头,快速的跑到不远处的停车区,找到保安…登记学生卡,拿了车钥匙,开着孙老师红色的车就到了教学楼下,按了按喇叭。
      周末行人不多,但是三三两两的还是有的,直到过了许久,趁着无人之进了车。
      “麻烦你…送一下我吧。”
      /………………………华丽分割………………………………\
      导航到了一个新建小区,门卫认得车牌,直接放行。
      B栋楼下。我将车停好。
      灯光依稀,四下无人。
      孙老师拍了拍我的肩膀,指了指副驾驶上的包包和各种小东西。
      “麻烦你了,徐同学,我先去开门。”
      说着,她拿了把钥匙。
      将我的外套往下拉了拉,就这样下了车,赤着脚回她家。
      “记住,602!”
      那幺巧,和我的私人教室一个门号。
      我静静的走着,脑海里不断浮现孙老师在讲台下的模样…不知不觉就到了六楼。
      “叮咚…叮咚…”
      没开。
      “叮咚叮咚叮咚…”还是没开。
      我有点惊怒,该不会被我看了身子,就要这样报複我吧?
      我怄气一般的狂按门铃…
      哐!
      门终于开了。
      确是一个中年妇女,隔着防盗门指着我的鼻子骂了起来。
      就在我一头雾水的时候,隔壁的门开了,孙老师穿着她平时的衣物短裙,没有丝袜,只有光滑白皙的大腿和慵懒的小脚,高跟凉鞋。
      她不好意思的低了低头,不顾隔壁邻居的骂骂咧咧,将我拉了进去。
      我才知道,602还有A室和B室。
      在我皱眉的同时,孙老师又恢複了冷豔的面容,不过声音比平时略微柔和了许多。
      “…我先去洗个澡,你的衣服在我房间里,自己去穿上。”
      说着踩着高跟凉鞋哒哒哒的进了浴室。
      ………
      鬼知道你的房间是哪个?
      各个房间都有门,我只能大概的一个个开。
      厨房…浴室…卧室…卫生间…
      这个房间被我打开的时候,我看到了床,应该就是这里了。
      好奇心驱使着我,第一时间不是抹黑向着床,而是开灯观察这个房间。
      空蕩蕩的房间,像个密室,除了门,四面都是墙。
      我从心底里不太喜欢这种封闭的房间,只想着快速找到我的衣服,然后告别孙老师然后回学校狠狠的撸一发最后考虑怎样让孙老师确定我会保守今天的秘密!
      房间里一张大床。一个奇怪的椅子,还有一个大衣柜。
      椅子上空蕩蕩的,床上散落着几个夹子,被子下略微鼓起,不像我的衣服。
      衣柜?
      我拉开衣柜的门…映入眼帘的,绝对是我这辈子第一次见的事物。
      衣柜多层,最底层放着一圈圈的胶带。
      往上,则是一瓶瓶的液体,两条不同款式的皮鞭,许多个的尾巴状的东西垂在一边。
      大中小号的“玩具儿”狰狞的扬起头…数不清的各式各样的大圈小圈和细的粗的链子…可能我只还认得眼罩了…一大堆奇奇怪怪的东西突破了我的认知。
      我的脑海里一瞬间想起了两个大大的字母。
      冷豔看似高傲的的孙老师…是圈子里的人?
      在我发愣发呆的时候,孙老师不知什幺时候已经出来了…
      她一把将我的衣物扔给我,嘴里冷冷的道:
      “乱动别人的东西,可不太礼貌。”
      出浴后的孙老师,发丝一缕一缕的缠起,浑身露出的雪白地方被蒸汽熏得均匀红润…她的眼神清冽…曲线在合身的衣物下凸显玲珑…
      一瞬间,我的脑海里晃过白花花的肉体,黑色的头发,弯曲的毛发,性感的红唇,大腿,小腿……昏昏沈沈的我,直挺挺的倒在了大床上。
      …………
      …………
      …………
      醒来的时候,应该是在深夜。
      爲什幺是深夜?男同胞们懂的,一种简单的判断方法。
      …………
      …………
      …………
      眼前一片漆黑,双手不能动,嘴里被塞了块布,并且绑上了口水球,双腿大大的岔开着,不能动。
      全身只剩下眼罩、内裤,被固定在那个椅子上的我。
      就是我现在的样子。
      她好像注意到我醒了。慵懒的嗯了一声,声音上感觉她是在伸懒腰。
      “唔唔唔…”
      这种时候,我有点怕了。脑海里不断重複着一些奇奇怪怪的想法…越想越害怕,越害怕越挣扎。
      她似乎感觉到了我的害怕。
      冰凉凉的手指划过我的脖,滑到我的胸口,细数着我的心跳。
      “好快的心跳呀…你…在害怕吗?”
      放蕩的轻笑声回蕩在密室般的卧室。
      “徐同学…我的卧室,在另一边呢…这里,可都是人家的小秘密,你乱翻人家的小秘密…我怕你到处乱说…怎幺办呀?”
      “唔唔唔唔…”
      回答她的是一阵低语。
      我不知道怎幺办我只想快点出去快点回家忘了这该死的日子。
      她啪的一声打开了灯。我又听到了她开衣柜的声音。
      “有个瓶子恰好漏了,被你赚到了,徐同学。”
      她的语气轻浮又挑逗,与冷豔的孙老师形象丝毫不一致。
      修过心理学的我知道,暴露得越多…怕是越回不去。
      我只能故作不知的沈默。
      她却丝毫不以爲意,轻轻的笑着,不知打开了什幺东西,房间里充满了嗡嗡的响声。
      不多久,一具温软的裸体坐半躺在了我的身上,她的气息充斥在我的鼻尖,耳畔是她喉间压抑而又渴望着的呻吟声…
      “嗯…嗯…啊…”
      声音时高时低,像很难受,又像很惬意…夹杂着嗡嗡嗡的不知哪里来的噪音…
      我顿时觉得喉咙很干,很难受。某个不可描述的地方克制不住的高高竖起。
      她大概也察觉到了,娇滴滴的笑了几声,就把压在我下方的圆滑的臀部往旁边移了移,还顺手摸了它一把…我身子一哆嗦,差点贞洁不保!
      “嗯…嗯…啊啊…啊”
      一连串高亢的叫声从她的喉咙里挤了出来。一股温暖的液体从她身上流到了我的大腿…和她身体接触的地方,变得湿滑。
      她惬意的扭捏着,蹭着我的身体…发出满足的声音。
      她从大腿间摸了一把,将湿热的液体抹到我的胸口上…随后,我感觉到,我的乳房被一片柔软的舌头轻轻包围着。
      她…她在吃自己的淫水吗…
      不知爲何,此刻我没有觉得恶心,反而喉咙更干渴了,喉结频繁的滚动着…
      她似乎察觉到了,不知打开了一瓶什幺液体,顺着口水球灌进我的口中,透过口腔里的布,稍稍缓解了我的干渴。
      紧接着,她揭开了,我的眼罩。
      房间的灯光并不是很亮,微微炫目之后,我看清了整个房间。
      四面墙壁,大床,衣柜。
    还有,全身白皙的皮肤,在灯光下熠熠生辉的她。
      借着微弱的灯光,我看见她脸上的潮红还未褪去。
      她注视着我。
      慢慢拿起手边的一条白色的丝袜,慢慢的摊开…她将脚尖对着我,慢慢的将丝袜套进脚里,黑色的丝袜包裹住她细嫩的脚趾,闻着她脚趾尖散发出的气息,一股奇异的感觉,直沖脑门…我的下体不可抑制的扬了扬。
      她似乎很满意我的反应,轻轻的,将脚尖搭在我的鼻尖。
      “喜欢吗…我知道的,好多人…都在偷看我…”
      她边说着,双脚慢慢的划过我的嘴唇,轻踏过我的胸膛,慢慢的…向下去…
      停在了,那个地方。
      “它可比你诚实多了…徐同学。”
      孙慢慢的坐立起来,靠近我,冰凉的手指褪下了我身上仅存的衣物,轻轻的握住了我已经涨得不行的竖物,龟头已经流出了丝丝晶莹的液体。
      孙将脸探了过来,深深的,贪婪的在我的龟头上吸了一口气,然后将气细细的吹